开云Kaiyun官方网站-端牢中国饭碗 稳步提升粮食产能

2024-01-03

全球范围内大米产量正在下降。研究机构惠誉解决方案的数据显示,全球大米市场在2023年将出现20年来最大的短缺情况,供应不足和需求增加也推高了国际大米的价格。在此背景下,中国人更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饭碗里要装自己的粮食。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实施新一轮千亿斤粮食产能提升行动。这一新目标该如何实现?

应对灾害减少损失

保障粮食产量

全球大米短缺,背后有多重原因。一方面,从供应角度看,一些大米主要生产国受到洪涝和干旱天气影响,大米产量下降,导致供应不足。占全球大米贸易7.6%的巴基斯坦,去年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大米年产量同比下降31%。美国农业部称,洪涝灾害的影响比最初预期的还要糟糕。此外,亚洲和欧洲的主要水稻种植国还在遭受2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

另一方面,需求还在增加。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小麦的主要出口国,俄乌冲突之后,小麦的价格飙升,大米逐渐成为小麦的替代品,推高了大米的需求。而供需的失衡也推高了国际大米的价格。

惠誉大宗商品分析师查尔斯·哈特表示,全球范围内大米短缺最显著的影响就是国际大米的价格一直处于10年来的最高水平。当前,国际大米的平均价格大约为每担17.3美元,惠誉预计,大米价格会维持在目前的高位一直到2024年。

哈特指出,由于大米是亚洲多地的主食,大米涨价可能会成为亚洲地区食品通胀的主要推动因素,并影响粮食安全。不过,惠誉估计大米短缺的情况可能会较快得到缓解,全球大米产量将在2023—2024年稳步反弹,预计总产量将同比增长2.5%,未来大米的产量仍主要会受到天气的影响。

农业受自然环境的制约明显,极端气候、病虫害的发生情况与粮食产量息息相关。业内专家指出,人们需要重视气候变化对于食品安全的影响。“我们需要认识到,气候变化不仅关乎能源转型,实际上,它首先会影响的是食品安全。世界上1/3的可耕种土地如今正处于长期干旱之中,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使粮食系统更具韧性。”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马洁岚说。

中国农学会农业气象分会副主任委员、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院长路战远介绍,我国气象灾害种类多、分布广、频率高、强度大、损失重。近10年中,农作物平均受灾面积都在3.8亿亩左右,损失粮食600多亿斤,尽管我国的防灾减灾能力提升很快,抗灾能力不断加强,这使我国减轻了大约30%的损失,但是局部的灾害仍有加重趋势,需要管理部门和科技工作者引起重视。“切实推进农业气象防灾减灾救灾能力高质量发展,要注重两个坚持、三个转变。”路战远说,“坚持防抗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应对转变。同时,要增强农业生态气候韧性,提高抗风险能力,构建农业复合种植系统,保护农田生态多样性,加强耕地质量保护等。”

病虫草害严重威胁粮食安全,我国每年发生的病虫草害种类达1665种。植保工作每年挽回的损失达2000多亿斤,即便如此,每年灾害仍会造成500亿—600亿斤的损失。如何“虫口夺粮”?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周雪平介绍,病虫草害的防控,要坚持关口前移、源头防控。具体来说,一是要加强体系建设,夯实植保基础;二是要进行风险评估,提前管控风险;三是提升监测手段,优化信息服务;四是要加强技术研发,解决防控难题。未来的防控研发重点,一是高效生物农药的核心技术与产品创制;二是加强绿色农药,尤其是纳米农药创制;三是强化和绿色农药配套的高效利用技术与产品革新,尤其是航空植保方面的器械研发。

灌排工程体系在农业防灾减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利研究所副所长张宝忠说:“这几年旱涝频发,特别是旱涝急转比以前多得多。在这种情况下,灌排在保障粮食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统计,目前基本上保障了75%以上的粮食产量。”他建议,要把灌区现代化建设与高标准农田统筹布局,优先匹配,保障粮食产区真正能够做到遇灾但不减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学会常务理事李培武指出,减损其实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增产,产能的提升主要是3个方面,一是扩面积,二是增单产,三是减损失。粮食损失是全球性的问题,全球粮食损失大概占粮食总产的14%—15%,中国粮食损失占总产的12%左右,每年损失接近3500万吨,相当于一个吉林省粮食生产的总和。再加上餐桌上的浪费等,我国每年损失和浪费的食物总量超过22.7%。“损失来自多个方面,包括真菌污染造成的损失、食物浪费造成的损失等。”李培武说,“要推进全链条粮食减损增产挖潜。”

寻找新一轮

粮食产能提升路径

当前,我国粮食产能提升面临一些新挑战。专家分析,从源头上看,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十九连丰”,几大主粮单位面积产量都已到达高位,耕地规模继续扩大的空间不大。从消费端看,近年我国居民膳食中谷物类消费量逐年下降,动物性食物及油脂摄入量逐年增多,饲用粮需求持续提升,粮食需求结构不断变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学会副会长刘旭认为,最主要的挑战是,我国耕地面积从2009年底的20.31亿亩,下降到2019年的19.18亿亩,实施占补平衡后仍然下降了1.13亿亩。

刘旭认为,保障粮食安全任务巨大,既要藏粮于技,又要藏粮于地,还要藏粮于策,同时需要满足新要求,树立新理念,坚持大食物观,着眼全产业链,立足全绿色化。

2022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实施新一轮千亿斤粮食产能提升行动”。我国上一轮千亿斤粮食产能提升行动始于2009年。当年,国家提出“到2020年全国粮食生产能力达到5500亿公斤以上,比现有产能增加500亿公斤”。自2015年突破1.3万亿斤以来,我国粮食总产量已连续8年保持在这一水平之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学会副会长万建民说,上一轮千亿斤粮食产能提升行动存在诸多有利因素,如气候变暖使得粮食生产带北移、超级稻等良种推广、高标准农田建设等。如今,这些因素的推动力已逐渐释放,粮食产能再提升面临不少困难。

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基础。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周卫表示,耕地指标等级的提升与耕地地力等级提升,在我国有很好的对应性,2014—2019年,我国耕地地力提升了0.35个等级,而这一期间,全国每亩农田新增粮食36公斤。基于此,可通过高标准农田建设,低产田改造,黑土地保护,盐碱地改良利用、酸化防控,水资源高效利用等国家行动提升耕地地力等级,进而促进粮食产能提升。他指出,进一步提升耕地质量,仍然有一些重点技术亟待攻关,如土壤改良技术、节水灌溉技术、秸秆还田技术、污染防控技术等。

目前,我国土壤诊断的社会化服务水平偏低。中国农学会理事、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白由路建议,需不断提高精准施肥的精度,并加大肥料技术创新。“现代农业离不开肥料,减肥的基础是增效,没有增效的减肥就是盲目减肥。”他认为,精准施肥的基础是精准诊断,需要对土壤养分和作物养分精准诊断。

关于盐碱地的开发与利用,中国科学院盐碱地资源高效利用工程实验室主任刘小京认为,要树立大食物观,调整种植结构,发展盐碱地设施农业,加强盐碱地资源高效利用技术创新,培育盐碱地新的业态。

在专家看来,我国小麦、水稻单产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增产空间正在变小,但玉米、大豆、旱作杂粮等仍有很大增产空间。

玉米是我国第一大作物,产量占我国粮食总产量比重约40%。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李新海说,过去20年,我国玉米单产增长率达到1.53%,这主要得益于先进的新技术、新机具整合运用。李新海认为,未来应继续提升技术路径,第一要继续提升玉米品种的耐密植性;第二在高标准农田建设过程中实施土壤深松,使得上下养分能够通用;第三是提高灾害预警的能力。

大豆是我国主要的油用和饲用作物,也是我国进口最多的作物种类。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韩天富表示,优良品种应用、技术研发、土壤改良、提质减损、深松土地等方法同样适用大豆产能提升。他同时提到,提升大豆产能的重点还要推广大豆的规模化种植,推进适度规模经营,提高技术应用到位率。

在主粮之外,杂粮的产量提升潜力尚待挖掘。杂粮作物是作物多样性的代表,也是旱薄地和边际土地的主栽作物,多数对水肥条件要求相对比较低,且营养丰富。中国农学会杂粮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刁现民说:“一些主粮作物产量已经提高到‘天花板’了,再往上爬越来越难。但杂粮作物,无论是实有的产量,还是实际栽培水平,目前都是很低的,提升空间很大。”他认为,未来首先要加强杂粮作物种质资源宜产宜种的水平研究,在品种资源和育种技术上加强研究,加强优异基因的挖掘,培育突破性品种,提升杂粮作物的产量潜力水平。其次要加强杂粮作物栽培和农机化研究,提升杂粮作物的轻简栽培水平,普及科学栽培知识,缩小试验田产量和实际田间产量的差距,发挥好已有技术的增产潜力。无论是育种还是栽培,杂粮作物产量提升的难度,相比主粮作物可能较低。

(编辑 李闯)

-开云Kaiyun官方网站

contact us

联系方式

  • 联系电话:

    0086-571-83822608
  • 邮箱地址:

    kyhabour@gmail.com
  • 公司地址:

    中国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元气镇

浙ICP备14024690号-1 | Copyright©2019 开云Kaiyun官方网站 | 技术支持:Kaiyun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