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Kaiyun官方网站-德州扒鸡营收数据“不太香” 营收连续三年“原地踏步”

2024-02-13

中华老字号“德州扒鸡”的上市之路迎来新进展。近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就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提出51条包括规范性、信息披露等在内的待解答问题。

此前在2022年7月,德州扒鸡正式对外披露招股书,拟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拟投入募集资金7.58亿元用于新建食品加工项目等。

事实上,作为百年老字号的德州扒鸡,身上承载着地方名片的荣光。想要通过资本化擦亮金字招牌无可厚非,但眼下其在规范性与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诸多问题,最终能否顺利实现IPO上市还有待时间检验。

截至发稿,羊城晚报记者针对反馈意见以及相关发展问题联系德州扒鸡方面,但尚未获得回复。

营收连续三年“原地踏步”

是否具备可持续盈利能力,对于冲击IPO尤为关键。记者查询招股书发现,德州扒鸡的营收连续三年“原地踏步”,其主营业务扒鸡类产品也在提价策略下出现了销量下滑。

招股书显示,德州扒鸡成立于2010年8月,主要从事以扒鸡产品为主,其他肉熟食为辅的卤制食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及山东省德州市内的食品超市经营业务。

2019-2021年,德州扒鸡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87亿元、6.82亿元、7.2亿元,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0.95亿元、1.2亿元,其中,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归属净利润出现双降,分别下降0.78%、22.69%。

从营收结构来看,扒鸡类产品是公司的核心产品。2019-2021年,公司扒鸡类产品收入分别为4.58亿元、4.38亿元、4.78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的收入比例分别为67.22%、64.66%、66.80%。

据德州扒鸡介绍,该公司在2019年年底采取产品提价策略,2020年度产品平均单价增加5.00元/千克,同年度公司受疫情影响,扒鸡类产品销量相比上一年度下滑12.16%,综合导致当年度扒鸡类产品收入相比上年下滑4.36%。

2021年,德州扒鸡对现有市场及新市场进行开拓,加大各种渠道推广力度,当年度扒鸡类产品销量增加仅6.28%。而同期,其运营推广费与广告宣传费,则由2020年的2220.56万元提升至2021年的2642.28万元,同比增加了19%。

除了核心产品日渐式微之外,德州扒鸡的销售区域也比较集中,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华东地区。2019-2021年,德州扒鸡在华东地区的收入分别为5.75亿元、5.58亿元和5.78亿元,占比分别为84.25%、82.27%和80.69%。

此外,德州扒鸡将煌上煌、周黑鸭、绝味作为卤制品行业主要竞争对手。2022年上半年,这三家竞争对手的营收规模分别为11.82亿元、11.81亿元和32.46亿元,而德州扒鸡的营收规模仅为3.16亿元。

为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德州扒鸡说明自身相较于竞争对手的核心竞争优势,披露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未来发展的主要瓶颈与应对计划。

转让价高低不一引关注

和许多谋求上市的餐饮企业一样,德州扒鸡的创始家族在企业股份中占据绝对性优势。招股书显示,本次IPO发行前,崔贵海与陈晓静夫妇、其子崔宸,一家三口直接及间接累计持有公司60.06%的表决权股份,是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不过,德州扒鸡在历史沿革中存在多次股权转让及增资行为,其股权转让价格不一也引发外界关注。

据招股书披露,2010年8月20日,扒鸡集团、崔贵海、焦林杰等110名发起人签订《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书》,共同发起设立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

从2010年成立至今,德州扒鸡共进行了15次股权转让。2012年6月,扒鸡集团在第三次股份转让中,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4080万股转让给崔贵海、王学义等39名自然人,转让价格均为1元/股。

同年9月,德州扒鸡第四次股份转让中,多位自然人股东以4.6元/股的价格,将持有的合计79万股转让给胡振强;而到了12月底,胡振强将持有的全部79万股转让给天津天图兴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时,每股价格高达8.75元。一年之内,低买高卖也产生了近328万元的收益。胡振强何许人也?招股书称其为“外部投资者”。

而在天图投资入局之后,德州扒鸡股价出现了回落。2014年12月,新外部投资人钟兵,以及Gloryfarm Investments Limited、Marlus Investments Limited两家外资企业,均以7.25元/股的价格完成股份转让。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2021年年初。天津天图、深圳天图、马亮亮等34名股东以16元~17.65元的价格转让德州扒鸡股份,而同年10月,股东恒丰汇富与海南颐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时,股价再次回落到15元/股。

这同样引发证监会关注。证监会近期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德州扒鸡说明历次增资、股权转让的背景、原因及合理性、价格及定价依据(结合对应上年及股权变动当年的市盈率说明),说明前后次增资或股权转让价格存在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负债率高企却不停分红

近年来,德州扒鸡的资产负债率连年增高。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2021年,德州扒鸡的负债总额分别为2.92亿元、5.46亿元和6.5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基本在2亿元至2.7亿元之间,而非流动负债金额在2019年为4460万元,2020年则飙升至3.4亿元,2021年为3.86亿元,德州扒鸡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新增了长期借款。

2019-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8.74%、52.13%、56.44%。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只有19.89%、24.92%、26.89%。此外,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也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

对此,德州扒鸡表示,主要原因是公司的筹资渠道仅限于银行贷款融资,且除了卤制品生产销售外,还覆盖超市业务和养殖业务,资产配置规模相比同行业上市公司更大。

整体偿债能力低于同行,大手笔的现金分红格外引人注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6月、2020年6月、2021年6月,公司连续三年分红,分红金额分别为0.83亿元、0.25亿元、1.32亿元,合计分配2.4亿元。而股权结构显示,本次IPO发行前,崔贵海与陈晓静夫妇、以及其子崔宸,一家三口直接及间接累计持有公司60.06%的表决权股份,是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实控人崔氏家族累计分红达1.44亿元。

除此之外,德州扒鸡还进行了派息。2022年6月12日,德州扒鸡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5.00元,共计派发现金股利4500万元。

(编辑 李闯)

-开云Kaiyun官方网站